S9下注

詳情
突出重點 狠抓落實 確保年度社會救助工作任務圓滿完成
來源:
發布時間:2019-10-01

廳黨組成員、巡視員  郭華峰

(2019年10月01日)

 

同誌們:

      今年5月20日,為貫徹落實第11次省長辦公會精神,我們專門召開了全省社會救助兜底脫貧工作會,對社會救助兜底脫貧工作作了安排部署。距上次會後還不到四個月,今天又把大家叫來,召開全省社會救助工作推進會,主要基於以下幾個緣由:一是省十九大期間維穩安保工作總指揮部對維穩信訪工作提出了具體要求;二是中紀委已發出通告,近期將重點對低保政策執行情況進行專項督查,我們各地低保工作中都還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三是9月3日,民政部召開了全國社會救助工作推進會,需要我們全麵貫徹落實;四是楊子興副省長明確要求,對低保對象特別是農村一、二類對象信息要全部進行核對,做到準而又準。應該說,召開這次會很重要,也很有必要。剛才,李劍處長傳達了全國社會救助工作推進會精神,大家要認真學習領會和全麵貫徹落實。下麵,我就今年以來全省社會救助工作進展情況、存在的問題以及下一階段重點任務講三點意見。

一、主動作為,紮實推進,上半年全省社會救助工作取得積極成效

上半年,在省委、省政府的正確領導和民政部的科學指導下,全省民政部門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民生保障的係列重要講話精神,全麵落實2017年全省民政工作會議確定的年度重點任務,把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擺在更加突出位置,銳意進取,真抓實幹,取得了積極成效。

(一)社會救助資金保障進一步加強。省廳從我省貧困麵積大、貧困人口多、貧困程度深的特殊省情出發,主動向民政部早彙報、早溝通,積極爭取資金支持。去年底,民政部向我省提前預撥2017年社會救助資金49.6686億元,今年7月又下達第二批資金27.4216億元,加上省級配套24.1889億元,共籌措到社會救助資金101.2791億元。與此同時,我們又會同省財政廳先後於去年12月底、今年7月前將籌措到的資金全部下達到了各縣市區,為保障困難群眾基本生活提供了強有力的資金支撐。

(二)社會救助標準水平進一步提高。今年,根據省委省政府為民辦實事任務要求,城市低保標準提高到人月451元,人月補助水平提高到390元,保障人數67萬人;農村低保指導標準提高到人年3500元,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補助水平分別提高到人年3500元、3300元,三、四類對象保持人年1008元、696元不變,保障人數311萬人;農村特困人員集中、分散供養標準分別提高到人年6020元、4855元以上,保障人數11.69萬人。農村低保和特困人員救助供養有力地促進了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約111萬人實現了收入上的“政策性脫貧”。將全省城市低保中的“三無”人員從低保中剝離出來,近萬名城市“三無”人員納入了城市特困人員救助供養範圍,按不低於當地城市低保標準的1.3倍確定了救助供養基本生活標準,今年全省城市特困人員救助供養基本生活省級指導標準為人年7032元。會同6部門出台了《關於進一步加強醫療救助與城鄉居民大病保障有效銜接的實施意見》(甘民發〔2017〕71號),明確規定: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參加基本醫療保險的個人繳費部分給予定額資助;實行城鄉居民重特大疾病患者的高額醫療費用再報銷政策;將低保對象、特困救助供養人員、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大病保險起付線由5000元降低至3000元。上半年,實施全省醫療救助11萬人次,支出資金2.86億。實施臨時救助18萬人次,支出救助資金1.4億元,及時解決了一些群眾因病致貧返貧問題和遭遇的突發性、緊迫性、臨時性生活困難問題。

(三)社會救助運行機製進一步健全。一是全麵建立了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工作協調機製。根據國務院辦公廳通知要求,提請省政府辦公廳下發了《關於加強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有關工作的通知》(甘政辦發〔2017〕28號)。2月底前,全省86個縣(市、區)全部建立了由政府主要負責人負總責,民政部門牽頭,發展改革、教育、財政、人社、建設、衛生計生、扶貧、殘聯等部門和單位參加的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工作協調機製;全省1228個鄉鎮建立了黨政主要負責人負總責、各有關人員參與的工作機製。酒泉市民政局專門下發通知,進一步建立完善了困難群眾主動發現機製和走訪聯係製度,確定了民情聯絡員,著力增強救助的主動性和及時性。二是加快省級居民家庭經濟狀況核對平台建設。目前,省級核對平台建設業已完成,並在蘭州市城關區、酒泉市敦煌市、張掖市甘州區、隴南市武都區等4個縣區進行試點運行,舉辦了全省核對平台操作人員培訓會,核對平台在全省已全麵推行使用。

(四)社會救助兜底作用進一步凸顯。今年5月16日召開的第11次省長辦公會決定:在扶貧攻堅階段,社會救助兜底脫貧的對象範圍是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和農村特困救助供養人員;社會救助兜底脫貧的保障標準與全省當年確定的脫貧認定標準相一致,保持同等水平,2018年到2020年,通過逐年提高保障標準和補助水平,使兜底對象年年實現收入上的“政策性”脫貧。之後,省脫貧攻堅領導小組決定全省成立11個專責工作組,其中兜底保障專責工作組由S9英雄聯盟冠軍預測牽頭負責,省人社廳、省教育廳、省衛生計生委、省殘聯、省婦聯為成員單位。為認真貫徹落實第11次省長辦公會精神和省脫貧攻堅領導小組的決定,我們於5月20日召開了全省社會救助兜底脫貧會,對社會救助兜底脫貧進行了認真研究,作出了專題安排部署。8月上旬,抽調省扶貧領導小組兜底保障專責工作組成員單位分管領導和有關人員組成6個調研組,分赴23個深度貧困縣開展了兜底保障專項調研。隨後,研究起草了《S9下注社會救助政策精準保障兜底助推脫貧攻堅實施方案》,對兜底保障的對象範圍進一步作了明確,即已經解決了D級危房、因病因學造成大額支出等問題的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家庭和農村特困人員。並提出了針對性、操作性很強的政策措施。這一文件已提交省脫貧攻堅領導小組,待會議審定後下發執行。

(五)社會救助督查力度進一步加大。今年以來,為進一步精準認定農村低保對象,我們開展了多個波次的督導檢查。3月下旬,結合全省“明查暗訪督查年”活動,開展了社會救助政策執行情況專項督查。4月初,下發了《關於進一步加強和規範農村低保工作的通知》(甘民電〔2017〕87號),要求各地對農村低保對象家庭經濟狀況進行信息核對,重新認定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5月下旬,廳裏派出三路工作組,分別深入到平時反映問題較多的縣區,發現和糾正了一些對象不準確、操作不規範、主體責任不落實等突出問題。6月下旬至7月上旬,按照省委、省政府的要求,我們從省、市、縣三級民政部門抽調233人,組成12個檢查組,利用16天時間,采取市州交叉檢查的方式,對除嘉峪關、金昌外的12個市州的農村低保逐戶進行核查,深入檢查發現了存在的一些突出問題,采取督辦交辦的辦法督促各地及時進行了整改。近期省廳又兩次下發通知要求市縣兩級對農村低保對象再核對、再核實、再完善。

總體看,今年上半年全省社會救助工作進展順利,各項重點任務正按計劃有序推進,社會救助兜底保障能力進一步增強,困難群眾基本生活得到較好保障。

二、認清形勢,提高認識,切實增強抓好社會救助工作的緊迫感和責任感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社會救助工作,將社會救助工作納入全麵建成小康社會、全麵深化改革和全麵依法治國的總體部署之中,高位謀劃,統籌部署,狠抓落實,成效顯著。特別是習總書記親自部署脫貧攻堅工作,走遍了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先後20多次在不同場合對民生保障作出重要指示或發表重要論述。習總書記強調:“全麵建成小康社會,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在農村,特別是在貧困地區、困難群眾;沒有農村的小康,特別是沒有貧困地區的小康,沒有困難群眾的小康,就沒有全麵建成小康社會。”“隻要還有一家一戶乃至一個人沒有解決基本生活問題,我們就不能安之若素。”“我最牽掛的還是困難群眾,記掛著他們吃得怎麼樣、住得怎麼樣。”“堅持守住底線、突出重點、完善製度、引導輿論的基本思路,多些雪中送炭,更加注重保障基本民生,更加關注低收入群眾生活,更加重視社會大局穩定。”習總書記的這些重要論述,為我們做好社會救助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實事求是地講,社會救助對於我省這樣一個貧困的省份來說,在消除絕對貧困、助推脫貧攻堅、維護社會穩定、增進社會和諧、促進公平正義等方麵,發揮著十分重要的作用。近年來,我們抓社會救助工作雖然取得了顯著成績,但也要清醒地看到,通過我們自己日常督查、審計部門專項審計、紀檢部門監督檢查,當前我省社會救助工作中還存在許多突出問題,需要我們高度警覺,高度重視,下大力氣逐一加以解決。

(一)最低生活保障方麵。一是省廳多次要求各地對低保對象全部進行一次信息核對,但一些地方以各種客觀困難為借口,遲遲沒有行動,現在低保對象中特別是農村一、二類對象中仍存在“四有”人員違規享受低保的問題。二是省脫貧攻堅領導小組要求,8月底前將農村低保信息全部導入全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大數據管理平台,但有的地方平時對低保信息係統不更新、不完善、不使用,目前已到九月中旬了,成縣、宕昌、康縣、禮縣、徽縣、天祝、靜寧、臨澤等縣還沒有完成信息導入工作。這是省委、省政府明確限時要求,必須全部完成的一項硬任務,也是楊子興副省長緊盯不放的一件具體工作,責任現實而直觀,怠誤工作的必將受到相應的責任追究。三是一些基層幹部對低保政策不掌握,又圖省事、怕麻煩、不擔當,一味強調我省農村低保保障麵大,農村低保三、四類對象識別認定難,紛紛建議將農村低保三、 四類對象丟棄不保,隻保一、二類對象。這些同誌沒有看到,我省低保資金主要靠中央轉移支付,而中央分配資金主要看保障人數,如果去掉三、四類對象,我們連一、二類對象也保不住。最近,甘報社記者專門到莊浪、通渭、甘穀、麥積、武山等地調查,寫給省上主要領導的內參清樣,反映的都是基層特別是村社幹部和群眾對這方麵的意見。這就不正常了,一方麵低保的主體責任在鄉鎮,另一方麵村社幹部在低保工作中僅是配合,為什麼都是這樣的呼聲,值得我們深思,值得我們另眼相看這些地方的工作。如果都按這些反映,以通渭縣為例,目前全縣農村低保人數為68600人,其中一類3725人,二類15385人,三類31817人,四類17715人,今年撥給通渭縣的農村低保資金為12603萬元,如若去掉三、四類低保對象,補助水平按全省農村低保人月平均153元計算,省上隻能核撥通渭縣3509萬元,相應減少省級下撥低保資金9094萬元,缺口3322萬元就得由縣級財政列支。四是有的地方對解決過去當地政府將一些群體整體納入低保的問題有畏難情緒,不願采取有力措施加以解決,維穩保、征地保、拆遷保、息訪保中一些不符合低保條件的對象至今還沒有退出低保。這些保障對象中有車有房的,甚至一些在編財政供養人員堂而皇之領取低保金。五是一些鄉鎮人民政府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認為低保屬民政業務,不願投入過多精力;一些鄉鎮直接將低保申請受理、入戶調查、組織評議等全部交由村(居)委會辦理,低保全部交由村幹部私自確定,造成群眾不敢言語,甚至有的村幹部揩油抽成、在全村二次平均分配,還揚言如不服就取消低保資格,無形中形成村霸、“地頭蛇”勢力;還有部分鄉鎮怕麻煩,不落實省廳三令五申的“3+1”綜合測評認定辦法,單純用民主評議確定保障對象和保障類別,導致一些對象認定不合規、不準確以及出現人情保、關係保、平均保、輪流保、保人不保戶等問題,甚至出現有的村幹部吃拿卡要和少數人員虛報冒領低保金的問題,在社會上造成十分惡劣的影響,嚴重損害了低保製度的公正性公平性。六是各地普遍對低保政策宣傳引導不到位,以致有的群眾將低保理解為社會福利政策,應該人人有份。一些媒體在采訪報道中也錯誤的認為低保申請受理、入戶調查的主體責任應該是在村一級。

(二)特困人員救助供養方麵。一是全省大部分敬老院管理人員不足。目前,全省在用的農村敬老院共264個,其中186個沒有經過當地編製部門批複設立,無編製內工作人員,由鄉鎮工作人員和外聘人員代為管理,特別是157個敬老院的管理人員在3人以下。二是一些鄉鎮敬老院條件落後,僅配備基本生活設施,醫療康複、文體娛樂等設施缺乏,消防安全、食品安全、傳染病預防安全措施難以落實,有的甚至還違規收養精神病人和流浪乞討人員。三是大部分敬老院專業護理人員缺乏,全省農村敬老院中83.7%的沒有專業護理人員,即使有護理人員的也是年齡偏大、文化偏低、多數沒有經過係統的專業培訓,難以提供專業的護理服務。四是一些敬老院擠占挪用集中供養經費問題突出,有的用特困人員供養經費發放聘用人員工資、維修改造基礎設施;有的資金管理製度缺失,供養經費支出經不起嚴格審核審計;有的特困人員去世後不及時上報,虛報冒領供養經費;有的將分散供養的特困人員報為集中供養人員,套取多領供養經費。五是多數地方特困人員照料護理標準沒有落實,《S9下注特困人員救助供養辦法》明確規定:特困人員照料護理標準應當根據特困人員生活自理能力和服務需求分類製定,體現差異性,由市(州)人民政府負責製定。目前,全省除蘭州、張掖外,其他市州均沒有製定和落實特困人員照料護理標準。六是今年年初下發的《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加強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有關工作的通知》(國辦發〔2017〕15號)明確要求,提高失能半失能特困人員的集中供養比例,但目前各地這部分特困人員集中供養比例相當低。七是個別地方未將城市“三無”人員從城市低保中剝離出來,仍然按城市低保標準保障城市“三無”人員。

(三)醫療救助和臨時救助方麵。一是醫療救助資金缺口大。近年來中央對我省醫療救助資金一直保持在8億元左右,省級財政連續4年為4667萬元,救助的重點對象是低保對象、特困人員,醫療救助資金每年都很緊張,一直處於寅吃卯糧的狀態。今年起,根據民政部等6部門下發的《關於進一步加強醫療救助與城鄉居民大病保險有效銜接的通知》(甘民發〔2017〕71號)要求,醫療救助對象擴大到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以及低收入家庭中的老年人、未成年人、重度殘疾人、重病患者等,特別是要落實資助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參保救助政策。據測算,落實一係列配套政策,目前全省大的資金缺口在2億多元。二是大病保險賠付周期長影響“一站式”結算的問題仍然存在。由於目前尚未建立統一的基本醫保、大病保險和醫療救助結算平台,特別是由於大病保險賠付時間過長,按照“基本醫保+大病保險+大病保險再報銷+醫療救助”的保障模式和救助步驟,嚴重影響了醫療救助的有效性和及時性。三是省政府辦公廳《關於進一步完善醫療救助工作的意見》已明確規定要全麵取消重點救助對象的起付線,個別地方還存在對差額保障對象設置起付線的情況。四是臨時救助資金投入比較少,救助標準比較低,救助形式比較單一;主動發現救助不夠,少數偏遠山區信息閉塞救助不及時;核查、評議、公示等環節落實不到位,審核審批手續特別是台賬表冊填寫五花八門;“一門受理、協同辦理”機製不健全,普遍有規定有製度,但形同虛設,救助製度銜接不夠;“救急難”綜合試點經驗尚未總結,“救急難”工作還未全麵推開。

(四)運行機製方麵。一是全省各地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工作協調機製雖已全麵建立,但相關協調協商、責任分工和工作製度尚未建立,作用沒有發揮。二是有的地方居民家庭經濟狀況核對平台尚未全麵建立,或者建立了但部門信息不能做到互通共享,仍采用傳統的入戶調查、鄰裏訪問、信函索證、社區公示等辦法認定救助對象,不僅無法查詢房產、車輛、金融、工商等家庭財產信息,甚至對少數就業單位出具的假收入證明也難以核實,給個別人隱瞞收入財產“騙保”留下可乘之機。三是基層經辦力量嚴重不足。目前,大部分縣區鄉鎮民政專幹隻有1人,服務的對象平均達3000人次左右,工作疲於應付,嚴重影響了工作質量;一部分縣區雖然配齊了鄉鎮民政專幹,但由於基層幹部流動頻繁,政策不掌握、業務不熟練、情況不了解,影響了低保政策的有效落實。

這些問題的存在,是當前我省社會救助工作中的短板和薄弱環節,也是下一步改進提升的著力重點。麵對問題和短板,我們一定要有強烈的緊迫感和責任感,聚焦薄弱環節,明確工作思路,堅持改革創新,大力發揚“釘釘子”的精神,一個問題一個問題抓整改、抓落實,在解決問題中推動社會救助事業不斷發展和提升。

三、突出重點,狠抓落實,確保全年社會救助各項任務圓滿完成

黨的十九大即將召開,社會救助服務對象特殊,社會高度敏感,兜底保障難度大、任務重。我們必須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和強烈的使命感,高標準抓好社會救助各項任務的落實,為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營造良好氛圍。

(一)下大力氣加強低保規範管理。最近,省委書記林鐸、副書記孫偉在《甘肅日報·內參》一篇題為“三四類低保界定難,政策設計須更科學”的情況調查上分別作出批示,要求我們抓緊改進完善我省低保政策。為認真貫徹落實省委領導的批示要求,我們將采取以下措施:一要對低保對象全麵進行信息核對。進行跨部門信息核對,是避免低保對象出現明顯“硬傷”的有效途徑。目前,省上的核對係統已經運行,省核對中心將對86個縣市區的低保對象逐一進行核對,並針對問題逐縣下發整改督辦通知。各縣市區接到通知後,要對存在的問題逐戶進行核查核實,並根據實際情況認真進行整改。我們要通過信息核對,切實把低保對象中有3萬元以上消費性車輛、有商品房、有出資企業、有在編財政供養人員、有戶均3萬元以上存款等情況的,全部清理出去。二要精準認定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主要是完全或部分喪失勞動能力的家庭,還有無法依靠產業扶持和就業幫助脫貧的家庭、因病因學產生大額支出導致基本生活困難的家庭、生活困難靠家庭供養且無法單獨立戶的成年無業重度殘疾人。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是兜底保障對象,即使到2020年實現脫貧全麵建成小康社會,這一部分對象也仍然是存在的。所以,各地一定要嚴格執行政策,精準認定保障對象,真正做到不錯保一人、不漏保一戶。三要逐步減少農村低保三、四類對象。隨著脫貧攻堅行動的深入推進,全省貧困人口將越來越少,三、四類低保對象也肯定要隨之減少,這是一個趨勢。同時,今年中央低保補助資金總量有了較大幅度的減少,由此下達我省的低保資金減少了近6個億,減幅達8.5%。針對這一問題,我們與民政部進行了銜接溝通,民政部根據全國貧困程度初步估算,認為我省目前農村低保保障麵比較大,到2020年應該在10%左右。目前,全省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約100萬,三、四類對象約211萬。我們要采取漸退的辦法,逐步減少三、四類低保對象。具體如何減,就是堅持應保盡保、應退盡退的原則,通過低保“兜底”和扶貧幫扶,三、四類對象剔除低保補助金後收入高於貧困退出驗收標準的,必須及時退出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和農村低保範圍。四要嚴格落實鄉鎮人民政府的主體責任。落實主體責任,重點是入戶調查必須由鄉鎮包村領導、駐村幹部與經辦人員組成3人小組進行,嚴格執行“誰入戶、誰簽字、誰負責”;用好低保對象“3+1”綜合測評認定辦法,探索建立農村低保家庭貧困狀況評估指標體係,變民主評議“舉手定低保”為“打分定低保”,減少低保評議中的主觀性、隨意性;縣級民政部門對新納入的低保對象,必須按照不低於30%的比例進行入戶抽查。我想,隻要把這些關鍵環節做細、做實、做到位了,保障對象就不會有大的問題。五要切實加大督查問責的力度。在今年深入開展大檢查的基礎上,各地對督導檢查隻能加強,不能放鬆,要采取日常督查、定期督查、專項督查、跟蹤督查、暗訪督查等多種形式,堅決查糾低保中存在的突出問題。要主動配合審計、紀檢等部門,嚴肅執紀問責。對於低保管理中違法亂紀的,要不護短、不怕醜,發現一起、處理一起,形成高壓態勢,嚴打“群眾身邊的腐敗”。特別是今天交辦的“2016—2017年第二季度審計廳專項審計發現的問題線索”,請大家回去以後,立即采取整改措施,全麵徹底進行整改。這些線索既是審計發現的,也是中紀委通告中明確要徹查的問題線索,如若不及時整改,待中紀委低保專項督查再查出來,我們的幹部、經辦人員將被問責追責,到那時後悔都來不及。希望大家務必采取果斷措施予以核查和整改,避免被問責追責。

(二)推進農村低保與扶貧開發有效銜接。為解決兩項政策銜接的有關問題,我們與省扶貧辦多次進行了溝通,向省政府領導多次彙報了我們的意見和操作辦法。我們的做法主要有三條:一是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三保障”問題已解決的,計入“兜底”對象範圍切實予以保障,不再納入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範圍。二是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中因病因學產生大額支出和住房安全存在問題的,一定要重新納入建檔立卡範圍,給予相應的專項救助幫扶。這一點楊子興副省長和省扶貧辦都是一致的意見和要求。希望各地主動與扶貧部門銜接,徹底解決,全部納入建檔立卡範圍。三是農村低保三、四類對象剔除低保補助金後收入仍低於貧困識別標準的,繼續納入建檔立卡予以扶持,促使其實現脫貧。同時,還有兩個問題需要明確一下。一要正確認識建檔立卡人口和農村低保對象重合問題。由於我省農村低保標準為3500元,扶貧標準為2952元,所以農村低保對象比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多了近90萬人。由此,有的地方認為,農村低保標準高於扶貧標準,應該將建檔立卡貧困對象全部納入低保範圍。對於這一問題,我們認為,低保和扶貧是兩項各自獨立的製度和政策體係,各自的認定條件、認定程序、認定標準都不一樣,實現低保對象與建檔立卡人口重合,是不可能做到的。與此同時,即使全麵建成小康社會之後,仍然有一定數量的困難群眾需要低保製度實行長期的“兜底”保障。因此,要堅持實事求是的態度,不能片麵要求提高或降低兩類對象重合比例。二要妥善處理貧困發生率和農村低保覆蓋麵的關係。目前,國家將“貧困發生率低於3%”作為西部省份貧困縣、貧困村脫貧退出驗收的基本指標。現在,基層在實際操作中普遍反映這樣一個問題,就是為了確保整縣脫貧,必須確保貧困發生率低於3%,那麼農村低保保障麵也應該低於3%。之所以會出現這個問題,是因為實際操作中將“兜底”保障中已解決了“三保障”問題的農村低保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全都計入了貧困人口之內,事實上農村低保一、二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通過政策性“兜底”保障,已實現了收入上的政策性脫貧。對這部分人怎麼對待,前麵我們的政策規定已非常明確。所以,各地回去後要向黨委、政府彙報清楚,建檔立卡貧困人口與農村低保對象的認定標準不同,政策目標也不同,不能將貧困縣“摘帽”時允許存在的貧困發生率3%,視為脫貧之後的農村低保覆蓋麵。農村低保覆蓋麵應與當地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相適應,決不能將農村低保覆蓋麵簡單硬性降低到3%以下。我們一直強調,即使全麵建成小康社會之後,農村仍然會有一定數量的低收入家庭和人群需要政府通過低保“兜底”長期予以保障,隻要住房等“三保障”問題已經解決的,就可以不計入貧困人口,也不影響3%的貧困發生率,這隻是個操作層麵的具體問題,希望大家務必嚴格掌握和操作。低收入人群政府“兜底”保障也是全世界的共同做法。

(三)全麵落實特困人員救助供養製度。一要積極推進敬老院法人登記。各地要積極向當地機構編製部門銜接彙報,將符合條件的敬老院依照事業單位進行法人登記,不符合條件的積極創造條件進行法人登記,力爭納入編製內管理。同時,通過增設公益性崗位、引入政府購買服務等途徑,按照管理人員與供養對象不低於1:10的比例補充工作力量,從根本上解決機構性質不清、法人資格不明、管理體製不順、人員經費缺乏等問題。解決這個問題,必須將問題向縣市區政府主要領導講清楚,讓他們知其責任、明其利害,解決起來是不存在困難的。二要改善敬老院設施條件。對於一些規模小、床位少、入住率低、設施條件差、安全隱患高的鄉鎮敬老院,各地要有效整合資源,下決心予以撤並,重點發展區域性農村養老服務中心。同時,要想方設法加大投入,穩步提高福彩公益金投入占比,加快養老院建設改造和消防設施達標,逐步提高生活不能自理特困人員集中供養率,切實改善農村特困老年人入住條件。三要製定農村特困人員照料護理標準。在這方麵,張掖市、蘭州市都有突破,效果也是積極明顯的。各市州要積極借鑒,依據特困人員生活自理能力和服務需求,區分具備生活自理能力、部分喪失生活自理能力、完全喪失生活自理能力三個檔次,參照當地日常生活照料、養老機構護理費用或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等,合理確定照料護理標準,並根據實際適時調整。這部分資金可以在中央和省上下達的困難群眾基本生活救助資金中支出。這一點財政部民政部都有明確的政策規定。四要加強管理人員和護理服務人員培訓。各地采取購買服務、設置公益性崗位、聘用社工、吸納誌願服務或專業醫療機構參與等多種措施,為敬老院老人提供專業護理。建立分級培訓機製,每個州(市)、縣(市、區)在今年內都要開展相應的養老人員技能培訓,特別要組織對現有養老機構內的護理人員進行培訓,不斷提高他們的服務技能和水平。五要健全和完善敬老院各項管理製度。各地要進一步健全完善敬老院財務、膳食、醫療、文體、安全、護理、值班值守、請銷假等一係列規章製度;建立敬老院供養人員去世信息備案製度和現有人員信息長期公示製度;明確院長、會計、出納、護理、醫療、膳食等崗位職責,全麵實行院務S9英雄聯盟冠軍預測、財務S9英雄聯盟冠軍預測。六要進一步加強安全防範和隱患治理。各地要深入開展養老院服務質量建設專項行動,堅持問題導向,聚焦關鍵環節,做到一院一個整治方案,建立整治台賬,細化目標責任,在規定時限內逐院逐條整治銷號。特別是,消防設施不達標的,由當地民政部門與公安消防部門對接,公安消防部門指導轄區內消防未達標的敬老院進行消防改造。對不具備消防改造條件的,更要做好火災防範的相關工作,杜絕火災事故。七要加強對分散供養特困人員的照料服務。重點建立兩項製度:一個是建立鄉鎮(街道)領導班子成員包戶包人定期走訪看望製度,完善定期走訪慰問台賬。另一個是建立分散供養特困人員監管監護責任製,認真簽訂委托協議,委托其親友或村(居)民委員會、供養服務機構、社會組織等提供日常看護、生活照料、住院陪護等服務,確保其平日有人照應,生病有人看護,安全不出問題。

(四)繼續完善醫療救助製度。一要抓好醫療救助與大病保險製度銜接。要按照甘民發〔2017〕71號文件要求,進一步完善地方各級配套實施方案。要推動醫療保險部門細化大病保險傾斜性支付政策,加快推進醫療救助與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一站式”即時結算信息平台建設,在平台未建成之前,先行做好重點對象基礎信息采集錄入工作,為下一步對接基本醫保信息係統打好基礎。理順兩項製度在費用結算上的邏輯關係,強化救助資金使用監管,努力提高醫療救助製度可及性,增強困難群眾獲得感。二要規範醫療救助對象認定。要全麵取消重點救助對象的救助起付線。結合各地實際,研究完善低收入救助對象、因病致貧重病患者等救助對象認定辦法,在統籌考慮醫療救助資金籌集、救助對象家庭經濟狀況、醫療保險支付、個人負擔能力等因素基礎上,全麵開展低收入群眾醫療救助工作,有條件的地方要探索實施因病致貧重病患者救助的實現途徑和基本政策規定。三要配合實施健康扶貧工程。配合衛生計生委、扶貧辦等部門做好健康扶貧工作,落實健康扶貧“三個一批”工作要求,指導縣級民政部門核實核準低保對象、特困人員中罹患特定病種大病患者信息,協同做好農村貧困人口大病專項救治工作;做好低保對象、特困人員、農村建檔立卡貧困人口資助參保工作,規範資助參保人員範圍和資助標準,確保困難群眾全部納入基本醫療保險範圍;配合相關部門出台完善全省建檔立卡貧困人口醫療費用保障政策,落實民政部門相關職責。

(五)不斷加強和改進臨時救助工作。一要優化審核審批程序,區分不同情況,采取依申請受理、主動發現受理、分級審批、後置審批等靈活多樣的方式,及時給予臨時救助,增強救助的可及性和時效性。充分運用好“轉介服務”等救助方式,著力發揮臨時救助的銜接功能和補充功能。二要進一步強化資金保障。要多渠道、多方式籌集臨時救助資金,通過財政資金支持等方式,推動在鄉鎮(街道)建立臨時救助備用金製度。三要全麵開展救急難工作。總結推廣“救急難”試點經驗,全麵推開“救急難”工作。健全和完善急難對象主動發現報告機製、救急難快速響應機製、“一門受理協同辦理”機製、急難救助“首問負責製”和“轉介轉辦”工作機製,做到早發現、早救助、早幹預,堅決防止衝擊社會道德底線的事件發生。

(六)進一步加強社會救助資源統籌。一要發揮縣級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工作協調機製作用。按照省政府的要求,各地要進一步明確縣級協調機製的主要職責、組成部門和工作規則,及時研究解決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工作中遇到的各類困難和問題,特別是涉及部門協調、保障水平等方麵的問題。要充分發揮協調機製在“救急難”中的重要作用,重點協調解決各類突發性、災難性、複雜性的急難個案,形成多部門綜合施救的合力。二要進一步加強基層社會救助部門協同。各地要依托鄉鎮(街道)辦事大廳等,進一步規範社會救助“一門受理、協同辦理”申請受理窗口,使這一機製真正發揮作用。要加快建設社會救助家庭經濟狀況核對機製,盡早實現與相關部門、機構的聯網查詢。目前,省級核對信息平台已運行,但住建部門的住房信息、公積金信息等尚未做到省級集中,若要對申請救助家庭是否有商品房進行精準認定,必須通過市州建立交換平台來實現。因此,各市州要抓緊建立交換平台,與同級相關部門進行對接,共享數據通過市級交換平台彙總至省級數據庫中,各縣區核對時就可直接通過省級平台數據比對。與此同時,各地要加強核對機構建設,充實專職工作人員,加強核對業務培訓,確保有機構、有人員、有經費開展居民家庭經濟狀況核對工作。三要進一步加強基層能力建設。近期,民政部會同中央編辦、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將下發《關於積極推行政府購買服務 加強基層社會救助經辦服務能力的意見》。意見下發後,省上將盡快研究製定配套文件,積極探索通過政府購買服務方式增加基層工作人員數量。各地要抓住這一機遇,通過購買服務這一個途徑,解決好普遍存在的基層能力不足的問題。同時,各地要積極爭取黨委、政府按照社會救助對象數量、人員結構等因素配備相應工作人員。加大業務培訓力度,進一步提高基層工作人員服務和管理能力。探索建立村級社會救助協理員製度,充分發揮村第一書記和扶貧工作隊的作用,抓好社會救助工作的有效落實。

同誌們,做好社會救助工作,是實現社會政策要托底、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重要內容,是困難群眾的期盼,也是我們不可推卸的責任。讓我們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認真貫徹落實省第十三次黨代會精神,同心協力、迎難而上、紮實工作,以優異成績向黨的十九大獻禮!

當前位置:首頁-領導講話-詳情

突出重點 狠抓落實 確保年度社會救助工作任務圓滿完成

日期:2019-10-01 來源:廳社會救助處

廳黨組成員、巡視員  郭華峰

(2019年10月01日)

 

同誌們:

      今年5月20日,為貫徹落實第11次省長辦公會精神,我們專門召開了全省社會救助兜底脫貧工作會,對社會救助兜底脫貧工作作了安排部署。距上次會後還不到四個月,今天又把大家叫來,召開全省社會救助工作推進會,主要基於以下幾個緣由:一是省十九大期間維穩安保工作總指揮部對維穩信訪工作提出了具體要求;二是中紀委已發出通告,近期將重點對低保政策執行情況進行專項督查,我們各地低保工作中都還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三是9月3日,民政部召開了全國社會救助工作推進會,需要我們全麵貫徹落實;四是楊子興副省長明確要求,對低保對象特別是農村一、二類對象信息要全部進行核對,做到準而又準。應該說,召開這次會很重要,也很有必要。剛才,李劍處長傳達了全國社會救助工作推進會精神,大家要認真學習領會和全麵貫徹落實。下麵,我就今年以來全省社會救助工作進展情況、存在的問題以及下一階段重點任務講三點意見。

一、主動作為,紮實推進,上半年全省社會救助工作取得積極成效

上半年,在省委、省政府的正確領導和民政部的科學指導下,全省民政部門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民生保障的係列重要講話精神,全麵落實2017年全省民政工作會議確定的年度重點任務,把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擺在更加突出位置,銳意進取,真抓實幹,取得了積極成效。

(一)社會救助資金保障進一步加強。省廳從我省貧困麵積大、貧困人口多、貧困程度深的特殊省情出發,主動向民政部早彙報、早溝通,積極爭取資金支持。去年底,民政部向我省提前預撥2017年社會救助資金49.6686億元,今年7月又下達第二批資金27.4216億元,加上省級配套24.1889億元,共籌措到社會救助資金101.2791億元。與此同時,我們又會同省財政廳先後於去年12月底、今年7月前將籌措到的資金全部下達到了各縣市區,為保障困難群眾基本生活提供了強有力的資金支撐。

(二)社會救助標準水平進一步提高。今年,根據省委省政府為民辦實事任務要求,城市低保標準提高到人月451元,人月補助水平提高到390元,保障人數67萬人;農村低保指導標準提高到人年3500元,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補助水平分別提高到人年3500元、3300元,三、四類對象保持人年1008元、696元不變,保障人數311萬人;農村特困人員集中、分散供養標準分別提高到人年6020元、4855元以上,保障人數11.69萬人。農村低保和特困人員救助供養有力地促進了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約111萬人實現了收入上的“政策性脫貧”。將全省城市低保中的“三無”人員從低保中剝離出來,近萬名城市“三無”人員納入了城市特困人員救助供養範圍,按不低於當地城市低保標準的1.3倍確定了救助供養基本生活標準,今年全省城市特困人員救助供養基本生活省級指導標準為人年7032元。會同6部門出台了《關於進一步加強醫療救助與城鄉居民大病保障有效銜接的實施意見》(甘民發〔2017〕71號),明確規定: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參加基本醫療保險的個人繳費部分給予定額資助;實行城鄉居民重特大疾病患者的高額醫療費用再報銷政策;將低保對象、特困救助供養人員、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大病保險起付線由5000元降低至3000元。上半年,實施全省醫療救助11萬人次,支出資金2.86億。實施臨時救助18萬人次,支出救助資金1.4億元,及時解決了一些群眾因病致貧返貧問題和遭遇的突發性、緊迫性、臨時性生活困難問題。

(三)社會救助運行機製進一步健全。一是全麵建立了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工作協調機製。根據國務院辦公廳通知要求,提請省政府辦公廳下發了《關於加強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有關工作的通知》(甘政辦發〔2017〕28號)。2月底前,全省86個縣(市、區)全部建立了由政府主要負責人負總責,民政部門牽頭,發展改革、教育、財政、人社、建設、衛生計生、扶貧、殘聯等部門和單位參加的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工作協調機製;全省1228個鄉鎮建立了黨政主要負責人負總責、各有關人員參與的工作機製。酒泉市民政局專門下發通知,進一步建立完善了困難群眾主動發現機製和走訪聯係製度,確定了民情聯絡員,著力增強救助的主動性和及時性。二是加快省級居民家庭經濟狀況核對平台建設。目前,省級核對平台建設業已完成,並在蘭州市城關區、酒泉市敦煌市、張掖市甘州區、隴南市武都區等4個縣區進行試點運行,舉辦了全省核對平台操作人員培訓會,核對平台在全省已全麵推行使用。

(四)社會救助兜底作用進一步凸顯。今年5月16日召開的第11次省長辦公會決定:在扶貧攻堅階段,社會救助兜底脫貧的對象範圍是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和農村特困救助供養人員;社會救助兜底脫貧的保障標準與全省當年確定的脫貧認定標準相一致,保持同等水平,2018年到2020年,通過逐年提高保障標準和補助水平,使兜底對象年年實現收入上的“政策性”脫貧。之後,省脫貧攻堅領導小組決定全省成立11個專責工作組,其中兜底保障專責工作組由S9英雄聯盟冠軍預測牽頭負責,省人社廳、省教育廳、省衛生計生委、省殘聯、省婦聯為成員單位。為認真貫徹落實第11次省長辦公會精神和省脫貧攻堅領導小組的決定,我們於5月20日召開了全省社會救助兜底脫貧會,對社會救助兜底脫貧進行了認真研究,作出了專題安排部署。8月上旬,抽調省扶貧領導小組兜底保障專責工作組成員單位分管領導和有關人員組成6個調研組,分赴23個深度貧困縣開展了兜底保障專項調研。隨後,研究起草了《S9下注社會救助政策精準保障兜底助推脫貧攻堅實施方案》,對兜底保障的對象範圍進一步作了明確,即已經解決了D級危房、因病因學造成大額支出等問題的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家庭和農村特困人員。並提出了針對性、操作性很強的政策措施。這一文件已提交省脫貧攻堅領導小組,待會議審定後下發執行。

(五)社會救助督查力度進一步加大。今年以來,為進一步精準認定農村低保對象,我們開展了多個波次的督導檢查。3月下旬,結合全省“明查暗訪督查年”活動,開展了社會救助政策執行情況專項督查。4月初,下發了《關於進一步加強和規範農村低保工作的通知》(甘民電〔2017〕87號),要求各地對農村低保對象家庭經濟狀況進行信息核對,重新認定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5月下旬,廳裏派出三路工作組,分別深入到平時反映問題較多的縣區,發現和糾正了一些對象不準確、操作不規範、主體責任不落實等突出問題。6月下旬至7月上旬,按照省委、省政府的要求,我們從省、市、縣三級民政部門抽調233人,組成12個檢查組,利用16天時間,采取市州交叉檢查的方式,對除嘉峪關、金昌外的12個市州的農村低保逐戶進行核查,深入檢查發現了存在的一些突出問題,采取督辦交辦的辦法督促各地及時進行了整改。近期省廳又兩次下發通知要求市縣兩級對農村低保對象再核對、再核實、再完善。

總體看,今年上半年全省社會救助工作進展順利,各項重點任務正按計劃有序推進,社會救助兜底保障能力進一步增強,困難群眾基本生活得到較好保障。

二、認清形勢,提高認識,切實增強抓好社會救助工作的緊迫感和責任感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社會救助工作,將社會救助工作納入全麵建成小康社會、全麵深化改革和全麵依法治國的總體部署之中,高位謀劃,統籌部署,狠抓落實,成效顯著。特別是習總書記親自部署脫貧攻堅工作,走遍了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先後20多次在不同場合對民生保障作出重要指示或發表重要論述。習總書記強調:“全麵建成小康社會,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在農村,特別是在貧困地區、困難群眾;沒有農村的小康,特別是沒有貧困地區的小康,沒有困難群眾的小康,就沒有全麵建成小康社會。”“隻要還有一家一戶乃至一個人沒有解決基本生活問題,我們就不能安之若素。”“我最牽掛的還是困難群眾,記掛著他們吃得怎麼樣、住得怎麼樣。”“堅持守住底線、突出重點、完善製度、引導輿論的基本思路,多些雪中送炭,更加注重保障基本民生,更加關注低收入群眾生活,更加重視社會大局穩定。”習總書記的這些重要論述,為我們做好社會救助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實事求是地講,社會救助對於我省這樣一個貧困的省份來說,在消除絕對貧困、助推脫貧攻堅、維護社會穩定、增進社會和諧、促進公平正義等方麵,發揮著十分重要的作用。近年來,我們抓社會救助工作雖然取得了顯著成績,但也要清醒地看到,通過我們自己日常督查、審計部門專項審計、紀檢部門監督檢查,當前我省社會救助工作中還存在許多突出問題,需要我們高度警覺,高度重視,下大力氣逐一加以解決。

(一)最低生活保障方麵。一是省廳多次要求各地對低保對象全部進行一次信息核對,但一些地方以各種客觀困難為借口,遲遲沒有行動,現在低保對象中特別是農村一、二類對象中仍存在“四有”人員違規享受低保的問題。二是省脫貧攻堅領導小組要求,8月底前將農村低保信息全部導入全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大數據管理平台,但有的地方平時對低保信息係統不更新、不完善、不使用,目前已到九月中旬了,成縣、宕昌、康縣、禮縣、徽縣、天祝、靜寧、臨澤等縣還沒有完成信息導入工作。這是省委、省政府明確限時要求,必須全部完成的一項硬任務,也是楊子興副省長緊盯不放的一件具體工作,責任現實而直觀,怠誤工作的必將受到相應的責任追究。三是一些基層幹部對低保政策不掌握,又圖省事、怕麻煩、不擔當,一味強調我省農村低保保障麵大,農村低保三、四類對象識別認定難,紛紛建議將農村低保三、 四類對象丟棄不保,隻保一、二類對象。這些同誌沒有看到,我省低保資金主要靠中央轉移支付,而中央分配資金主要看保障人數,如果去掉三、四類對象,我們連一、二類對象也保不住。最近,甘報社記者專門到莊浪、通渭、甘穀、麥積、武山等地調查,寫給省上主要領導的內參清樣,反映的都是基層特別是村社幹部和群眾對這方麵的意見。這就不正常了,一方麵低保的主體責任在鄉鎮,另一方麵村社幹部在低保工作中僅是配合,為什麼都是這樣的呼聲,值得我們深思,值得我們另眼相看這些地方的工作。如果都按這些反映,以通渭縣為例,目前全縣農村低保人數為68600人,其中一類3725人,二類15385人,三類31817人,四類17715人,今年撥給通渭縣的農村低保資金為12603萬元,如若去掉三、四類低保對象,補助水平按全省農村低保人月平均153元計算,省上隻能核撥通渭縣3509萬元,相應減少省級下撥低保資金9094萬元,缺口3322萬元就得由縣級財政列支。四是有的地方對解決過去當地政府將一些群體整體納入低保的問題有畏難情緒,不願采取有力措施加以解決,維穩保、征地保、拆遷保、息訪保中一些不符合低保條件的對象至今還沒有退出低保。這些保障對象中有車有房的,甚至一些在編財政供養人員堂而皇之領取低保金。五是一些鄉鎮人民政府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認為低保屬民政業務,不願投入過多精力;一些鄉鎮直接將低保申請受理、入戶調查、組織評議等全部交由村(居)委會辦理,低保全部交由村幹部私自確定,造成群眾不敢言語,甚至有的村幹部揩油抽成、在全村二次平均分配,還揚言如不服就取消低保資格,無形中形成村霸、“地頭蛇”勢力;還有部分鄉鎮怕麻煩,不落實省廳三令五申的“3+1”綜合測評認定辦法,單純用民主評議確定保障對象和保障類別,導致一些對象認定不合規、不準確以及出現人情保、關係保、平均保、輪流保、保人不保戶等問題,甚至出現有的村幹部吃拿卡要和少數人員虛報冒領低保金的問題,在社會上造成十分惡劣的影響,嚴重損害了低保製度的公正性公平性。六是各地普遍對低保政策宣傳引導不到位,以致有的群眾將低保理解為社會福利政策,應該人人有份。一些媒體在采訪報道中也錯誤的認為低保申請受理、入戶調查的主體責任應該是在村一級。

(二)特困人員救助供養方麵。一是全省大部分敬老院管理人員不足。目前,全省在用的農村敬老院共264個,其中186個沒有經過當地編製部門批複設立,無編製內工作人員,由鄉鎮工作人員和外聘人員代為管理,特別是157個敬老院的管理人員在3人以下。二是一些鄉鎮敬老院條件落後,僅配備基本生活設施,醫療康複、文體娛樂等設施缺乏,消防安全、食品安全、傳染病預防安全措施難以落實,有的甚至還違規收養精神病人和流浪乞討人員。三是大部分敬老院專業護理人員缺乏,全省農村敬老院中83.7%的沒有專業護理人員,即使有護理人員的也是年齡偏大、文化偏低、多數沒有經過係統的專業培訓,難以提供專業的護理服務。四是一些敬老院擠占挪用集中供養經費問題突出,有的用特困人員供養經費發放聘用人員工資、維修改造基礎設施;有的資金管理製度缺失,供養經費支出經不起嚴格審核審計;有的特困人員去世後不及時上報,虛報冒領供養經費;有的將分散供養的特困人員報為集中供養人員,套取多領供養經費。五是多數地方特困人員照料護理標準沒有落實,《S9下注特困人員救助供養辦法》明確規定:特困人員照料護理標準應當根據特困人員生活自理能力和服務需求分類製定,體現差異性,由市(州)人民政府負責製定。目前,全省除蘭州、張掖外,其他市州均沒有製定和落實特困人員照料護理標準。六是今年年初下發的《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加強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有關工作的通知》(國辦發〔2017〕15號)明確要求,提高失能半失能特困人員的集中供養比例,但目前各地這部分特困人員集中供養比例相當低。七是個別地方未將城市“三無”人員從城市低保中剝離出來,仍然按城市低保標準保障城市“三無”人員。

(三)醫療救助和臨時救助方麵。一是醫療救助資金缺口大。近年來中央對我省醫療救助資金一直保持在8億元左右,省級財政連續4年為4667萬元,救助的重點對象是低保對象、特困人員,醫療救助資金每年都很緊張,一直處於寅吃卯糧的狀態。今年起,根據民政部等6部門下發的《關於進一步加強醫療救助與城鄉居民大病保險有效銜接的通知》(甘民發〔2017〕71號)要求,醫療救助對象擴大到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以及低收入家庭中的老年人、未成年人、重度殘疾人、重病患者等,特別是要落實資助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參保救助政策。據測算,落實一係列配套政策,目前全省大的資金缺口在2億多元。二是大病保險賠付周期長影響“一站式”結算的問題仍然存在。由於目前尚未建立統一的基本醫保、大病保險和醫療救助結算平台,特別是由於大病保險賠付時間過長,按照“基本醫保+大病保險+大病保險再報銷+醫療救助”的保障模式和救助步驟,嚴重影響了醫療救助的有效性和及時性。三是省政府辦公廳《關於進一步完善醫療救助工作的意見》已明確規定要全麵取消重點救助對象的起付線,個別地方還存在對差額保障對象設置起付線的情況。四是臨時救助資金投入比較少,救助標準比較低,救助形式比較單一;主動發現救助不夠,少數偏遠山區信息閉塞救助不及時;核查、評議、公示等環節落實不到位,審核審批手續特別是台賬表冊填寫五花八門;“一門受理、協同辦理”機製不健全,普遍有規定有製度,但形同虛設,救助製度銜接不夠;“救急難”綜合試點經驗尚未總結,“救急難”工作還未全麵推開。

(四)運行機製方麵。一是全省各地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工作協調機製雖已全麵建立,但相關協調協商、責任分工和工作製度尚未建立,作用沒有發揮。二是有的地方居民家庭經濟狀況核對平台尚未全麵建立,或者建立了但部門信息不能做到互通共享,仍采用傳統的入戶調查、鄰裏訪問、信函索證、社區公示等辦法認定救助對象,不僅無法查詢房產、車輛、金融、工商等家庭財產信息,甚至對少數就業單位出具的假收入證明也難以核實,給個別人隱瞞收入財產“騙保”留下可乘之機。三是基層經辦力量嚴重不足。目前,大部分縣區鄉鎮民政專幹隻有1人,服務的對象平均達3000人次左右,工作疲於應付,嚴重影響了工作質量;一部分縣區雖然配齊了鄉鎮民政專幹,但由於基層幹部流動頻繁,政策不掌握、業務不熟練、情況不了解,影響了低保政策的有效落實。

這些問題的存在,是當前我省社會救助工作中的短板和薄弱環節,也是下一步改進提升的著力重點。麵對問題和短板,我們一定要有強烈的緊迫感和責任感,聚焦薄弱環節,明確工作思路,堅持改革創新,大力發揚“釘釘子”的精神,一個問題一個問題抓整改、抓落實,在解決問題中推動社會救助事業不斷發展和提升。

三、突出重點,狠抓落實,確保全年社會救助各項任務圓滿完成

黨的十九大即將召開,社會救助服務對象特殊,社會高度敏感,兜底保障難度大、任務重。我們必須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和強烈的使命感,高標準抓好社會救助各項任務的落實,為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營造良好氛圍。

(一)下大力氣加強低保規範管理。最近,省委書記林鐸、副書記孫偉在《甘肅日報·內參》一篇題為“三四類低保界定難,政策設計須更科學”的情況調查上分別作出批示,要求我們抓緊改進完善我省低保政策。為認真貫徹落實省委領導的批示要求,我們將采取以下措施:一要對低保對象全麵進行信息核對。進行跨部門信息核對,是避免低保對象出現明顯“硬傷”的有效途徑。目前,省上的核對係統已經運行,省核對中心將對86個縣市區的低保對象逐一進行核對,並針對問題逐縣下發整改督辦通知。各縣市區接到通知後,要對存在的問題逐戶進行核查核實,並根據實際情況認真進行整改。我們要通過信息核對,切實把低保對象中有3萬元以上消費性車輛、有商品房、有出資企業、有在編財政供養人員、有戶均3萬元以上存款等情況的,全部清理出去。二要精準認定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主要是完全或部分喪失勞動能力的家庭,還有無法依靠產業扶持和就業幫助脫貧的家庭、因病因學產生大額支出導致基本生活困難的家庭、生活困難靠家庭供養且無法單獨立戶的成年無業重度殘疾人。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是兜底保障對象,即使到2020年實現脫貧全麵建成小康社會,這一部分對象也仍然是存在的。所以,各地一定要嚴格執行政策,精準認定保障對象,真正做到不錯保一人、不漏保一戶。三要逐步減少農村低保三、四類對象。隨著脫貧攻堅行動的深入推進,全省貧困人口將越來越少,三、四類低保對象也肯定要隨之減少,這是一個趨勢。同時,今年中央低保補助資金總量有了較大幅度的減少,由此下達我省的低保資金減少了近6個億,減幅達8.5%。針對這一問題,我們與民政部進行了銜接溝通,民政部根據全國貧困程度初步估算,認為我省目前農村低保保障麵比較大,到2020年應該在10%左右。目前,全省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約100萬,三、四類對象約211萬。我們要采取漸退的辦法,逐步減少三、四類低保對象。具體如何減,就是堅持應保盡保、應退盡退的原則,通過低保“兜底”和扶貧幫扶,三、四類對象剔除低保補助金後收入高於貧困退出驗收標準的,必須及時退出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和農村低保範圍。四要嚴格落實鄉鎮人民政府的主體責任。落實主體責任,重點是入戶調查必須由鄉鎮包村領導、駐村幹部與經辦人員組成3人小組進行,嚴格執行“誰入戶、誰簽字、誰負責”;用好低保對象“3+1”綜合測評認定辦法,探索建立農村低保家庭貧困狀況評估指標體係,變民主評議“舉手定低保”為“打分定低保”,減少低保評議中的主觀性、隨意性;縣級民政部門對新納入的低保對象,必須按照不低於30%的比例進行入戶抽查。我想,隻要把這些關鍵環節做細、做實、做到位了,保障對象就不會有大的問題。五要切實加大督查問責的力度。在今年深入開展大檢查的基礎上,各地對督導檢查隻能加強,不能放鬆,要采取日常督查、定期督查、專項督查、跟蹤督查、暗訪督查等多種形式,堅決查糾低保中存在的突出問題。要主動配合審計、紀檢等部門,嚴肅執紀問責。對於低保管理中違法亂紀的,要不護短、不怕醜,發現一起、處理一起,形成高壓態勢,嚴打“群眾身邊的腐敗”。特別是今天交辦的“2016—2017年第二季度審計廳專項審計發現的問題線索”,請大家回去以後,立即采取整改措施,全麵徹底進行整改。這些線索既是審計發現的,也是中紀委通告中明確要徹查的問題線索,如若不及時整改,待中紀委低保專項督查再查出來,我們的幹部、經辦人員將被問責追責,到那時後悔都來不及。希望大家務必采取果斷措施予以核查和整改,避免被問責追責。

(二)推進農村低保與扶貧開發有效銜接。為解決兩項政策銜接的有關問題,我們與省扶貧辦多次進行了溝通,向省政府領導多次彙報了我們的意見和操作辦法。我們的做法主要有三條:一是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三保障”問題已解決的,計入“兜底”對象範圍切實予以保障,不再納入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範圍。二是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中因病因學產生大額支出和住房安全存在問題的,一定要重新納入建檔立卡範圍,給予相應的專項救助幫扶。這一點楊子興副省長和省扶貧辦都是一致的意見和要求。希望各地主動與扶貧部門銜接,徹底解決,全部納入建檔立卡範圍。三是農村低保三、四類對象剔除低保補助金後收入仍低於貧困識別標準的,繼續納入建檔立卡予以扶持,促使其實現脫貧。同時,還有兩個問題需要明確一下。一要正確認識建檔立卡人口和農村低保對象重合問題。由於我省農村低保標準為3500元,扶貧標準為2952元,所以農村低保對象比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多了近90萬人。由此,有的地方認為,農村低保標準高於扶貧標準,應該將建檔立卡貧困對象全部納入低保範圍。對於這一問題,我們認為,低保和扶貧是兩項各自獨立的製度和政策體係,各自的認定條件、認定程序、認定標準都不一樣,實現低保對象與建檔立卡人口重合,是不可能做到的。與此同時,即使全麵建成小康社會之後,仍然有一定數量的困難群眾需要低保製度實行長期的“兜底”保障。因此,要堅持實事求是的態度,不能片麵要求提高或降低兩類對象重合比例。二要妥善處理貧困發生率和農村低保覆蓋麵的關係。目前,國家將“貧困發生率低於3%”作為西部省份貧困縣、貧困村脫貧退出驗收的基本指標。現在,基層在實際操作中普遍反映這樣一個問題,就是為了確保整縣脫貧,必須確保貧困發生率低於3%,那麼農村低保保障麵也應該低於3%。之所以會出現這個問題,是因為實際操作中將“兜底”保障中已解決了“三保障”問題的農村低保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全都計入了貧困人口之內,事實上農村低保一、二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通過政策性“兜底”保障,已實現了收入上的政策性脫貧。對這部分人怎麼對待,前麵我們的政策規定已非常明確。所以,各地回去後要向黨委、政府彙報清楚,建檔立卡貧困人口與農村低保對象的認定標準不同,政策目標也不同,不能將貧困縣“摘帽”時允許存在的貧困發生率3%,視為脫貧之後的農村低保覆蓋麵。農村低保覆蓋麵應與當地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相適應,決不能將農村低保覆蓋麵簡單硬性降低到3%以下。我們一直強調,即使全麵建成小康社會之後,農村仍然會有一定數量的低收入家庭和人群需要政府通過低保“兜底”長期予以保障,隻要住房等“三保障”問題已經解決的,就可以不計入貧困人口,也不影響3%的貧困發生率,這隻是個操作層麵的具體問題,希望大家務必嚴格掌握和操作。低收入人群政府“兜底”保障也是全世界的共同做法。

(三)全麵落實特困人員救助供養製度。一要積極推進敬老院法人登記。各地要積極向當地機構編製部門銜接彙報,將符合條件的敬老院依照事業單位進行法人登記,不符合條件的積極創造條件進行法人登記,力爭納入編製內管理。同時,通過增設公益性崗位、引入政府購買服務等途徑,按照管理人員與供養對象不低於1:10的比例補充工作力量,從根本上解決機構性質不清、法人資格不明、管理體製不順、人員經費缺乏等問題。解決這個問題,必須將問題向縣市區政府主要領導講清楚,讓他們知其責任、明其利害,解決起來是不存在困難的。二要改善敬老院設施條件。對於一些規模小、床位少、入住率低、設施條件差、安全隱患高的鄉鎮敬老院,各地要有效整合資源,下決心予以撤並,重點發展區域性農村養老服務中心。同時,要想方設法加大投入,穩步提高福彩公益金投入占比,加快養老院建設改造和消防設施達標,逐步提高生活不能自理特困人員集中供養率,切實改善農村特困老年人入住條件。三要製定農村特困人員照料護理標準。在這方麵,張掖市、蘭州市都有突破,效果也是積極明顯的。各市州要積極借鑒,依據特困人員生活自理能力和服務需求,區分具備生活自理能力、部分喪失生活自理能力、完全喪失生活自理能力三個檔次,參照當地日常生活照料、養老機構護理費用或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等,合理確定照料護理標準,並根據實際適時調整。這部分資金可以在中央和省上下達的困難群眾基本生活救助資金中支出。這一點財政部民政部都有明確的政策規定。四要加強管理人員和護理服務人員培訓。各地采取購買服務、設置公益性崗位、聘用社工、吸納誌願服務或專業醫療機構參與等多種措施,為敬老院老人提供專業護理。建立分級培訓機製,每個州(市)、縣(市、區)在今年內都要開展相應的養老人員技能培訓,特別要組織對現有養老機構內的護理人員進行培訓,不斷提高他們的服務技能和水平。五要健全和完善敬老院各項管理製度。各地要進一步健全完善敬老院財務、膳食、醫療、文體、安全、護理、值班值守、請銷假等一係列規章製度;建立敬老院供養人員去世信息備案製度和現有人員信息長期公示製度;明確院長、會計、出納、護理、醫療、膳食等崗位職責,全麵實行院務S9英雄聯盟冠軍預測、財務S9英雄聯盟冠軍預測。六要進一步加強安全防範和隱患治理。各地要深入開展養老院服務質量建設專項行動,堅持問題導向,聚焦關鍵環節,做到一院一個整治方案,建立整治台賬,細化目標責任,在規定時限內逐院逐條整治銷號。特別是,消防設施不達標的,由當地民政部門與公安消防部門對接,公安消防部門指導轄區內消防未達標的敬老院進行消防改造。對不具備消防改造條件的,更要做好火災防範的相關工作,杜絕火災事故。七要加強對分散供養特困人員的照料服務。重點建立兩項製度:一個是建立鄉鎮(街道)領導班子成員包戶包人定期走訪看望製度,完善定期走訪慰問台賬。另一個是建立分散供養特困人員監管監護責任製,認真簽訂委托協議,委托其親友或村(居)民委員會、供養服務機構、社會組織等提供日常看護、生活照料、住院陪護等服務,確保其平日有人照應,生病有人看護,安全不出問題。

(四)繼續完善醫療救助製度。一要抓好醫療救助與大病保險製度銜接。要按照甘民發〔2017〕71號文件要求,進一步完善地方各級配套實施方案。要推動醫療保險部門細化大病保險傾斜性支付政策,加快推進醫療救助與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一站式”即時結算信息平台建設,在平台未建成之前,先行做好重點對象基礎信息采集錄入工作,為下一步對接基本醫保信息係統打好基礎。理順兩項製度在費用結算上的邏輯關係,強化救助資金使用監管,努力提高醫療救助製度可及性,增強困難群眾獲得感。二要規範醫療救助對象認定。要全麵取消重點救助對象的救助起付線。結合各地實際,研究完善低收入救助對象、因病致貧重病患者等救助對象認定辦法,在統籌考慮醫療救助資金籌集、救助對象家庭經濟狀況、醫療保險支付、個人負擔能力等因素基礎上,全麵開展低收入群眾醫療救助工作,有條件的地方要探索實施因病致貧重病患者救助的實現途徑和基本政策規定。三要配合實施健康扶貧工程。配合衛生計生委、扶貧辦等部門做好健康扶貧工作,落實健康扶貧“三個一批”工作要求,指導縣級民政部門核實核準低保對象、特困人員中罹患特定病種大病患者信息,協同做好農村貧困人口大病專項救治工作;做好低保對象、特困人員、農村建檔立卡貧困人口資助參保工作,規範資助參保人員範圍和資助標準,確保困難群眾全部納入基本醫療保險範圍;配合相關部門出台完善全省建檔立卡貧困人口醫療費用保障政策,落實民政部門相關職責。

(五)不斷加強和改進臨時救助工作。一要優化審核審批程序,區分不同情況,采取依申請受理、主動發現受理、分級審批、後置審批等靈活多樣的方式,及時給予臨時救助,增強救助的可及性和時效性。充分運用好“轉介服務”等救助方式,著力發揮臨時救助的銜接功能和補充功能。二要進一步強化資金保障。要多渠道、多方式籌集臨時救助資金,通過財政資金支持等方式,推動在鄉鎮(街道)建立臨時救助備用金製度。三要全麵開展救急難工作。總結推廣“救急難”試點經驗,全麵推開“救急難”工作。健全和完善急難對象主動發現報告機製、救急難快速響應機製、“一門受理協同辦理”機製、急難救助“首問負責製”和“轉介轉辦”工作機製,做到早發現、早救助、早幹預,堅決防止衝擊社會道德底線的事件發生。

(六)進一步加強社會救助資源統籌。一要發揮縣級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工作協調機製作用。按照省政府的要求,各地要進一步明確縣級協調機製的主要職責、組成部門和工作規則,及時研究解決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工作中遇到的各類困難和問題,特別是涉及部門協調、保障水平等方麵的問題。要充分發揮協調機製在“救急難”中的重要作用,重點協調解決各類突發性、災難性、複雜性的急難個案,形成多部門綜合施救的合力。二要進一步加強基層社會救助部門協同。各地要依托鄉鎮(街道)辦事大廳等,進一步規範社會救助“一門受理、協同辦理”申請受理窗口,使這一機製真正發揮作用。要加快建設社會救助家庭經濟狀況核對機製,盡早實現與相關部門、機構的聯網查詢。目前,省級核對信息平台已運行,但住建部門的住房信息、公積金信息等尚未做到省級集中,若要對申請救助家庭是否有商品房進行精準認定,必須通過市州建立交換平台來實現。因此,各市州要抓緊建立交換平台,與同級相關部門進行對接,共享數據通過市級交換平台彙總至省級數據庫中,各縣區核對時就可直接通過省級平台數據比對。與此同時,各地要加強核對機構建設,充實專職工作人員,加強核對業務培訓,確保有機構、有人員、有經費開展居民家庭經濟狀況核對工作。三要進一步加強基層能力建設。近期,民政部會同中央編辦、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將下發《關於積極推行政府購買服務 加強基層社會救助經辦服務能力的意見》。意見下發後,省上將盡快研究製定配套文件,積極探索通過政府購買服務方式增加基層工作人員數量。各地要抓住這一機遇,通過購買服務這一個途徑,解決好普遍存在的基層能力不足的問題。同時,各地要積極爭取黨委、政府按照社會救助對象數量、人員結構等因素配備相應工作人員。加大業務培訓力度,進一步提高基層工作人員服務和管理能力。探索建立村級社會救助協理員製度,充分發揮村第一書記和扶貧工作隊的作用,抓好社會救助工作的有效落實。

同誌們,做好社會救助工作,是實現社會政策要托底、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重要內容,是困難群眾的期盼,也是我們不可推卸的責任。讓我們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認真貫徹落實省第十三次黨代會精神,同心協力、迎難而上、紮實工作,以優異成績向黨的十九大獻禮!

安博電競競猜-S9小組賽菠菜|S9競猜app-S9滾球競猜|lbet競技-S9LOL賽前菠菜|電競盤口-S9總決賽競猜|LOL外圍網站-英雄聯盟S9外圍菠菜|S9彩票app-S9LOL賽前菠菜| |